周游记:旅行综艺从“强情节剧情秀”走到了“强人物真情秀”

作者

跟林俊杰一起畅游新加坡,看f1赛车,吃街边小吃,如果你是周杰伦的粉丝,大概率开心程度犹如他发新专辑。

今晚,《周游记》正式上线,首期以“听妈妈的话”为主题,与林俊杰一起畅玩新加坡。网络平台还没上线,同名话题就在《青春有你》播出的今晚挤进了微博热搜榜。

《周游记》以IP化的周杰伦为主导,伴游皆为现实好友,没有所谓的融合与迁就,也不会出现举手投足皆可分析的名场面。

节目是没搞事情,可浙江卫视和芒果tv却令人摸不着头脑,没准时上线就不说了,一个播着播着,半小时突然无缝跳转到另一档节目,另一个更有意思,只上线21分钟。小朋友真的有太多问号。

都是旅行综艺,但无论内容形式,《周游记》与当年盛行一时的《花儿与少年》是全然不同的设定。

近10年,国产旅游综艺的两大阶段

当年,《花儿与少年》(第二季)的“厮杀”场面太过精彩,分析节目中艺人是否话中有话,眼神里又是否有“杀气”,成为网友们的热爱,旅行综艺大面积爆发。

但伴随着第三季的收视滑铁卢,旅行节目几乎偃旗息鼓,流量主导、偶像结对,也没有带动给多的讨论。

直到截然不同的《奇遇人生》出现,旅行节目被赋予了更多的文化期待,迈过强求冲突的“任务式”阶段,进入了“去任务式”。

从《正大综艺》到今日的《周游记》,旅行综艺的迭代,走过了漫长的岁月,而《周游记》的形式,能否给旅行综艺领域带来更多新鲜的玩法,再创《奇遇人生》的佳绩?值得期待。

去任务式:诗和远方

没有cue流程、没有剧本,全程跟着周杰伦,走到哪里算哪里,随时随地耍帅、变变魔术、闲聊一些没啥主题的内容,BGM也基本是周杰伦的歌曲。

如果你不是粉丝,很大程度上不会觉得有趣。

但一个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,和他的朋友们,臭屁地耍一些小学鸡的幼稚帅、走在路上就碎碎念、趁着人多抓紧炫耀自己的魔术,画面总是莫名的好笑,《周游记》简直堪称年度bking的最佳打开方式。

因为是真实的好友,所以节目的整体氛围也格外的放松。

可以调侃林俊杰是他最会唱歌的歌迷,也可以动不动就突然上演恶作剧,更可以不用顾忌舆论非要对比两人蜡像的眼睛大小。嘴上说着眼睛小有眼睛小的魅力,采访的时候,立刻打脸说下次做蜡像眼睛一定睁大点。

说他装,可又真实的红。

节目里,外国友人听双截棍还以为是5年前的歌。你能想到吗?《青花瓷》是13年前的歌曲了、《听妈妈的话》14年前、《爷爷泡的茶》18年前、《双截棍》19年前。

此处周杰伦露出了招牌得瑟脸。

吃的很随意,走的很随意,聊得话题更随意。上一次见到如此随意的旅行,还是《奇遇人生》的朴树。

2018年,《奇遇人生》第一季脱颖而出。

这档豆瓣高分综艺,与过去几年流行的旅行综艺概念不同,主打无剧本,不干涉的纪录片式。

没有常见的组队完成任务、没有嘉宾与嘉宾之间的暗流涌动,更没有奇奇怪怪的冲突。强调所有反应和情感都是嘉宾的自然流露。

谁能强行要求朴树配合演出呢?

整个第一季,只有阿雅和嘉宾,几乎没有什么喜闻乐见的故事感。

却愣是靠着这样的“清汤挂面”拿下了8.9的豆瓣高分。将去任务式的旅游综艺模式一举推到了高峰。

旅游综艺迎来诗和远方的爆发。

不论是姐妹淘的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、兄弟帮的《青春的花路》、迪丽热巴vlog的《漫游全世界》,还是增加了丈夫棚内观察视角的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,抑或更加文艺挂的《锵锵行天下》等等,主打都是温情路线的纪录片模式。

更明显的是,旅行综艺的矛盾冲突被人文关怀、文化感替代,展现出了更多的教化与探索人生哲理的功能。

以《我们是真正的朋友》为例,无论旁人如何看待阿雅与大小s之间的互动,她们就是可以在节目里肆无忌惮地开玩笑,相互嫌弃,靠真实的互动表达出原生友情的主题。

旅行综艺从“强情节剧情秀”走到了“强人物真情秀。就像正在热播的《周游记》。

但问题在于,这样的模式高度依赖IP化的主艺人嘉宾,对主导嘉宾的要求极高,并不具备大规模的可复制性。

大s、小s、范晓萱、阿雅的组合缺一不可,贵圈被扒皮的姐妹团数量远远高于亲密闺蜜帮,周杰伦也没有第二个。

口碑好如《奇遇人生》遇到不合适的杨颖,一样画风突变;人气高如迪丽热巴,《漫游全世界》也没啥水花,几乎是粉丝专供。

更不用说,由垂直属性更加明显的偶像们主打的各种“游”了,充其量也不过是选秀节目的sp。

舍弃戏剧化冲突的旅行综艺,几乎只有《奇遇人生》第一季口碑与热度双收,节目在改进,可遗憾的是,比起思考人生,对于《花儿与少年》的厮杀,网友们依然口是心非的念念不忘。

前脚刚跟着周迅消费升级,却发现大家口嫌体直,实际上惦记的还是杨幂那一套,说起来也挺遗憾。

任务式:大型宫斗剧与变形记

《花儿与少年》——任务式旅游综艺的出道与巅峰。

2014年,受韩国“花样”系列的影响,网络盛传着罗PD凭一己之力养活了半个湖南台的调侃。模仿达人芒果系推出的系列“花”为代表的明星旅游真人秀节目,开始在国内大面积流行。

湖南卫视有《花儿与少年》《偶像来了》,东方卫视则推出了《花样爷爷》《花样姐姐》《两天一夜》;

东方卫视与湖南卫视,还一度因为版权问题明争暗夺。

买了版权的东方卫视委屈巴巴,因为花了钱的《花样姐姐》不仅被没花钱的《花儿与少年》抢跑,收视与话题更是一路被碾压地连渣渣都没剩下。

除了这两家同题材叫板,浙江卫视也有夫妻同游的《一路上有你》与《出发吧爱情》,江苏卫视《前往世界的尽头》,江西卫视的《带着爸妈去旅行》,旅行卫视的《鲁豫的礼物》等等,旅行综艺赛道拥挤地跟如今的选秀节目一样。

这一阶段,标配节目的脚本设置理念很清晰:

说着真实记录的叙事方式,但坚信让明星们吃苦以及明暗的撕逼,都是节目必备看点。

因此,这个时期的大部分旅行综艺都不过是套着旅行的壳,玩谁更会制造冲突的游戏。嘉宾选择、行程安排、冲突点,在故事开始,就已经写好了。

只等时机成熟,宫斗元素上线,艺人们随时演技爆发,纷纷化身宫廷戏主角,旅行综艺立马变成了旅行宫心计。

回想一下,最为出名的《花儿与少年》第二季,堪称近10年旅行综艺节目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2015年播出的节目,至今5年过去了,靠着那些暗潮汹涌的名场面,解说类的视频、文字,还是可以在各大社交平台收获超10万的用户点赞。

播的时候撕天撕地,播完数年,提起还是腥风血雨,哐哐哐地上热搜。

甚至还提供售后番外:

——宁静“这个节目几乎所有人都没什么联系,只有杨洋过年会发短信。”

——未片段流出,宁静、陈意涵、郑爽三人的唇语对话

等等。

同版本打擂台的《花样姐姐》,也没少出各类吸眼球的桥段。光是林志玲的比基尼戏水就被讨论了数期。

除了剪辑或天然嘉宾不和的看点,还高度流行让嘉宾们吃苦头。

除了没有钱这样的标准配置,井柏然一个人搬着11个箱子,来回上下的折腾,累到差点发脾气;《前往世界尽头》中的大张伟在西班牙斗牛中甚至受伤等等。

至今,这种矛盾看点也依然是部分旅行综艺的最爱。

例如,《漫游记》里痛风发作的郭麒麟,还得忍着痛,坚持一瘸一拐地跟着钟汉良穿梭在克罗地亚的大街小巷;

《各位游客请注意》中欧阳娜娜登山登到怀疑人生,发出“这样无止境的往前走是为了什么?”的疑问,甚至素人团中有人高反严重,在有眼底大出血的状况下还在硬撑。

旅行节目,玩变成了宫斗剧与变形记,旅行自然也就不那么精彩了。

正大综艺与旅游卫视的时代

1990年,《正大综艺》诞生,以世界各地的旅游文化为切入点,围绕“看”做文章,通过猜谜的形式向观众介绍世界各地的风光、习俗、名胜、趣事。

以旅游加猜谜的模式风靡一时。

其中子栏目“世界真奇妙”,通过镜头和优美的解说词来介绍各地的美景,以猜谜游戏与观众互动,受到了极大的欢迎。

每期一个国家,播到哪个国家,大屏幕 VCR 里那个路标就会转来转去,最后停到那个国家的名字上。

观众跟随几位外景主持周游世界,节目编导们,给猴子,松鼠,螃蟹,大马哈鱼,癞蛤蟆等各种动物配音,借它们的口表达主题;在非洲沙漠里发现干尸;在芬兰划破冰船,拍摄6月的“午夜太阳”。

引入抢答器、引入素人、做的了花字,玩的转有奖竞猜,还搞过“是真是假猜职业”的游戏,可谓是要多先锋就多先锋。

到了21世纪,旅游卫视靠着丰富的资源与节目制作经验,改变了《正大综艺》由外景主持人全程带领的玩法。

减少互动,以展示旅行达人的旅行体验作为主线,推出了《行者》等节目,形式上与如今流行的vlog十分相似,也是主观视角为主,跟随性的拍摄主人公的游历过程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当时旅游卫视甚至还引进了Discovery的旅游探索纪录片《玩转地球》。

至2010年后,明星和普通观众出演的旅行综艺节目,才越来越多的出现在观众视野里。

从内容来看,早期的旅行节目,以传达信息、展示风光为主,然后演变为以体验来演绎故事。再之后,明星成为故事的主人公,节目就变成了“真人秀”。

有趣的是,近两年,众多旅行类节目的主线,慢慢又变回了以体验来演绎故事。

到现在,旅行综艺走过了任务式的卖惨故事阶段、卖明星人设阶段、嘉宾与节目组互撕阶段,步入了非任务式的体验阶段。

而类似《周游记》,在“旅行”和“综艺”都没难再出新花样的今天,缩小范围、单纯依靠IP式的嘉宾,能否成为旅行综艺的新落点,目前还很难说。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共  条评论

评论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bowang.tv  E-Mail:  

观看记录